部落文化體驗與交流 | Native Culture Exchange

花蓮場-古風部落 :

 
7/3(三) 部落文化體驗與交流 花蓮場-古風部落 
(活動不對外開放,僅供受邀藝術家參加 部落文化體驗與交流 )

 

藝沙泥溫工作室的起源

   工作室負責人李曉芳早在成立工作室前四年就一直在古風白端部落默默創作一些跟布農文化相關的小工藝品並跟一群喜愛自己文化的團隊共同推動布農文化,也在國小擔任布農族族語教師。於107年3月2日成立藝沙泥溫工作室,這名稱是布農族語isa niun翻譯過來的,成立工作室是因為身受自己美麗文化感動,想藉由不一樣的方式創作,還有我那微不足道的力量傳承文化,另一方面是為了懷念紀念niun在106年失去的一個孩子,布農族語isa意思是指在何處在哪裡,想表達我們的文化在哪裡、我的孩兒你在哪裡,niun泥溫是曉芳與失去的孩子恩典的族語名字。
     藝沙泥溫工作室工藝品的創作不設限,niun會透過布農歌謠、傳童故事、布農織布概念、長輩的智慧及部落生活的感動創作不同作品有時用繪畫、自然石材、布料、編串珠、小飾品、空間美化佈置、簡單刺繡及抽象概念表達創作。文化是無形的有些無法透過實品創造出來,曉芳本身是布農族人也很喜歡說故事所以會透過說故事創作,藝沙泥溫作品與商品客製化居多,例如包包、紀念品、禮品、平面美編設計、裝置藝術小工藝品等等…。


 

李曉芳

出生在山腳下一個美麗的部落,在那時學習資訊非常缺乏,父母的一位朋友叔叔送了我一本新的彩色故事書本,我沒看過故事書本也不知道有故事書這種東西,翻開書霎那間深深被美麗的顏色與圖片感動吸引,感動了幼小心靈的我,是那份禮物啟發了當時幼小的我,我開始走入畫畫與彩色還有天馬行空的旅程世界裡,從那開始到現在就不想放下畫筆的我一直想透過很多方式讓很多的人看見世界的美與感動。
     「真誠」、「感動」是我的座右銘與信念,凡事都要全力以赴、樂於成就他人。2018年以前曉芳擔任過職務非常多樣性有廣告平面設計美編與工藝品研發設計、古風社區發展協會104年度推動原住民族語言振興族語講師、課後兒童輔導繪畫教學、兒童防性侵害巡迴宣導舞台戲劇演出人員、媽媽說故事志工、部落文化解說介紹員、卓溪鄉公所音樂祭紀念品製作負責人、卓溪鄉原住民家庭服務中心~布農族文化技藝傳承計畫講師、社區服務方案(布農古老的傳說)講師、族語老師。2018年成立了藝沙泥溫工作室,透過不同材質創作布農族文化相關工藝品與畫畫。


吉拉米代部落:

 

7/4(三)音樂人創作工作坊 吉拉米代部落

(活動不對外開放,僅供受邀藝術家參加 部落文化體驗與交流)
 
清朝末年,我們的祖先─一群循著秀姑巒溪溯源而上的阿美族人,在此地尋覓適合遷居的新家園,先人攀爬著壯碩而堅韌的大樹根,始得溯溪進入海岸山脈之中,並於此開疆闢土、墾山維生,成了此地的第一批居民。百年餘來,我們根植於此、深耕於此,因而以阿美族語稱我們的部落為「吉拉米代Cilamitay」,意即「大樹根之地」。
 


 
 
   花蓮縣富里鄉吉拉米代部落(漢語地名為豐南村)為花蓮縣境之南,位於海岸山脈最高峰麻荖漏山下、秀姑巒溪水源頭,山川資源豐富;也因海岸山脈形勢高聳,形成狹谷天險,素有「小天祥」美譽。阿美族先人稱小天祥為「許多小潭之地」(阿美語發音作Kangokangoan),從傳統地名我們可知在此峽谷深澗裡有多處小潭之地景。站在小天祥的山洞口,感受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之餘,鮮少人會注意到腳底下,象徵跨族群合作的日治時代拱橋與百年水圳。邀請您親自走訪,讓在地解說員為您緩緩道出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故事吧!
 

 
 
   身處山多平地少的偏鄉農村,部落居民多墾山為生,海岸山脈最高峰麻荖漏山是我們的獵場,秀姑巒溪上游支流的鱉溪是我們的漁場,此百年來與大自然和諧共生的傳統智慧,急需我們─部落青壯年學習保存與活用,發展具永續性的生態旅遊與環境解說,即為其中一個傳承及傳揚永續生活方式的重要途徑。
 
https://gandan.me/cilamita/
http://hualientribeaesthetics.com/index.php/workingholiday/cilamitay
 


土坂部落:

 

7/7(六)部落文化體驗與交流 臺東場-土坂部落 

(活動不對外開放,僅供受邀藝術家參加 部落文化體驗與交流)
 

 
土坂的部落族人是由屏東縣泰武鄉的佳興舊社,翻越南大武山而來。在日治時代晚期(約1940年代),因為這裡生活富足,讓屏東來義鄉古樓社的排灣族人非常嚮往,紛紛相約遷徙到土坂來。日人為了削弱排灣族的勢力,將屏東來義鄉舊古樓(Gulalau)的居民遷到了此地,設置了「東高社」(Gugusia),成為了今日土板的主要居民。其餘則來自達仁鄉森茂(大古,Jalilik)和Juvangas地區,還有原住在部落附近山區的居民。
據說土坂社因為排灣族日漸增加之後,引起原先控制台東的卑南族不悅,他們以巫術將土坂的果樹統統弄到枯死,這是日據時代末期發生在土坂的口傳歷史。土板村的原名為cuwabar,國民政府來台後取其音改稱土坂。
 

 
此處居民的祖先據說是從屏東縣來義鄉遷徙過來的,由於距離海邊還有一斷距離,所以不像一般濱海的東排灣部落,反倒是深受卑南族影響,因此喪失其原有的傳統,因此土坂部落是全台灣惟一仍保存完整五年祭傳統祭儀的部落。是極少數未受到卑南族頭目統治的東排灣群。
土坂部落是國內極少數保持家臣制度的部落,依照傳統,聯合頭目在登機後為族內最有權威的決策者,如果未經其同意,政府施政在當地甚至都會受阻,權力極大。
土坂最吸引人的,其實是整個部落散發出來濃濃的排灣族氣息。因為部落街道的圍牆處處塗滿傳統排灣族紋飾,許多家門戶上也都可以發現排灣族的木雕裝飾。若透過部落族人的導覽說,在部落裡各處的雕塑、建築甚至一草一木,皆有故事。
 
http://www.tipp.org.tw/tribe_detail3.asp?City_No=18&TA_No=9&T_ID=345